历史
沧元图小说 > 囚笼 > 第75章

第75章(1 / 1)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书末页

可他还没跑到,见着一个女人从许缙云的院子里跑了出来,离得有些远,他没大看清女人的表情,只是觉得女人走得很匆忙,背影也很仓皇。

直觉告诉万元,那个离开的女人是许缙云的大伯母,那许缙云呢?万元猛地看向院子,顾不上别的,飞快朝院里跑去。

院门大开着,从院门往里看去,许缙云正站在里屋的窗户前,见到万元,他冲万元笑了笑,他表情平静,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万元松了口气,深呼吸了一口,随即才迈开步子往里走。

“走了?”这是万元进屋的第一句话,他对许缙云的亲人印象不太好,特别是这个所谓的“大伯父”一家,所以连像样的称呼都省了。

许缙云耸了耸肩,“嗯,生气就走了,以后估计再也不会管我了。”

万元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凭啥生气?许缙云受了那么多的委屈,都没有在他大伯母面前甩过脸子。

像是看出万元在想什么,许缙云耷拉着眉眼,一脸无辜坦白,“她生气,是因为我写了举报信举报我哥,我爸现在自顾不暇,没有能力帮我哥保住工作,我的举报信是火上浇油。”

万元从没听说过啥举报信,也不知道许缙云啥时候写的。

“高考前的那个暑假,我去了远闻叔家,从他们口中知道的,因为我大哥工作的失职闹出了人命,那个时候我爸还有余力将他调到其他地方,为了不影响我高考的情绪,我选择考上大学再写的举报信。”许缙云说得很慢,他从没想过对万元所有隐瞒,只是有些事情,时机不对,他想找一个好的机会跟万元坦白,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

他上前一步,主动跟万元承“错误”,“我妈妈生气,她说我不光害了我哥,也连累了我爸,他们的处境都很糟糕,我哥是失职,但是他始终是我哥,我不该胳膊肘朝外拐,我腿也好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我不该记恨他太多,不该弄得他工作没有,还被调查,我是不是很过分?”

万元顿时火冒三丈,“这是啥道理?给你推下楼不过分?不给你治不过分?把你丢到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不过分?当父母的偏心不过分?你那个大哥工作失职闹出人命又不是你的错,他闹出人命还能换个岗位继续工作,那还有没有天理?举报得好!都是他活该!”

说着,万元撩起袖子,转身就想往外走,“我去把她给喊回来,倒要问问谁比较过分?”

许缙云连忙将人拽了回来,“算了,万元,在他们心目中,我始终都是个外人,说什么都没用的。”

外人?这不是戳万元心肝儿吗?他哪儿听得许缙云说这种话,许缙云受了那么多委屈,在他这儿就不能再受委屈了。

万元紧紧攥着许缙云的手,安慰道:“走了好,以后我们也不见了,省得受气,你别多想,你在他们那儿是外人,跟我是一家的。”

有万元这句话就够了,他的妈妈关心的他双腿,也不会因为他站起来而高兴,但是万元会。

许缙云笑着“嗯”了一声,又问道:“你怎么来了?”

确定许缙云没被父母的事情影响,万元这才彻底放心,“都是吃饭的点儿了,还不见你人影,我来叫你回家吃饭啊。”

“你就这么来找我,老万叔不会生气吧?”

万元不以为然,“我爹就没有不生气的时候,他生气你就不吃了?气多了就习惯了,走吧。”

回到家,桌上的碗筷摆得规规矩矩,万福安和他老娘坐在一旁,明显是在等万元和许缙云。

见着人回来后,万福安不耐烦地催促他老娘,“回来了,动筷动筷。”

万元递给许缙云一个眼神,似乎在说,看吧,我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其间,万福安想问问许缙云那个亲戚咋样了,可当着许缙云的面儿,他不想表现得太关心,等到万元洗碗筷时,他才跟在万元身后。

“姓许那小子咋样了?”

万元唰唰地搓着筷子,“他大伯母走了,很生气,闹掰了。”许缙云家里的具体情况,万元不打算告诉家里人,既然是许缙云喊一声大伯母,万元也就这么跟家里人介绍。

“哼,闹掰了。”万福安本想挖苦两句的,想到万元说的,这娃的爹妈不要他了,难听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是可怜,但也可恨。

万元将洗干净的碗筷放回碗柜,“咋了?关心许缙云?”

“我是关心你!”万福安打死不承认,背着手遛出了院子。

姐姐嫁人,今年的年夜饭只能靠着万家父子自力更生,好在有奶奶指挥,还有许缙云帮忙,虽说有些狼狈,但好歹也做出了一桌子饭菜。

家里有万元新买的电视,山里信号时好时坏,看着看着没了画面,胜在有节日的气氛。

万元陪着他爹喝了点,万福安一开始还端着不肯,拗不过万元再三要求。

万元又怂恿许缙云敬酒,他原是不想理睬的,万元给他使尽了眼神,大过年的,他先退了一步。

“谢谢叔。”喝了这杯酒,许缙云先道了谢,不光是谢谢万福安给他面子,也感谢万福安在他和万元这事情上的退让。

奶奶和爹年纪大了,再守岁怕是熬不住,守岁自然是交给了年轻人。

“今晚别走了。”堂屋就万元跟许缙云俩人,外头静悄悄的,万元也怕打老人休息,说话也刻意压低了声音。

万元的体温比较高,刚刚又多喝了一点儿,呼吸都带着淡淡的酒气,许缙云忍不住朝热源凑近了些,手背在万元的脸颊上蹭了蹭,滚烫的。

见万元眼白都红了,不停眨眼睛,许缙云轻声提醒,“别睡,我们要守岁的。”

“不睡,肯定不睡。”说话时,嘴唇似有似无地贴到一起,万元脑子清醒的,就是眼皮子重,他眯着眼睛朝他爹屋的方向瞥了一眼,房门紧闭,只要他俩没啥大动静,肯定不会有人出来。

万元身体往前一倾,吻了个结结实实,没安分太久,他伸出舌尖舔了一下许缙云的嘴唇,许缙云会意,两人的舌尖迅速纠缠在了一起。

电视又没了信号,画面全是雪花,还伴随着滋滋的电流声。

万元嘴里渴得厉害,含着许缙云的下唇猛吸了一阵,意犹未尽地松开,外头正好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

“过年了缙云。”万元双手束住许缙云的脖子,上下抚摸着。

许缙云的手盖到万元的手背上,他的目光近乎贪婪地在万元脸上秒回,“我们以后每个新年都会在一起的对吗?”

万元咧开嘴笑得很灿烂,拇指在许缙云脸颊上摩挲,“当然,我爹都让你过门了,你不跟我过跟谁过?收了你的老婆本,你赖上我了,不给我当媳妇都不行。”

许缙云看着万元瞳孔里的光,嘴角的笑意也越来越深,他确实是赖上万元了,怎么赶都赶不走的。

万元轻轻拍着许缙云的手背,眼神有些暧昧,“走,过门第一天,放炮去。”——

正文到这里就全部完结了,大学和工作放到番外的

排行阅读

风起陇西

马伯庸
三国时代的间谍战争,见证情报大师诸葛亮的暗面锋芒。一场不知敌人是谁,黑暗中的猎杀与反猎杀。三国最成功的间谍与反间豪杰们的惨烈传奇。从汉中到整个雍凉大地,魏蜀两国之间的灼热战火绵延于秦岭两侧。金戈铁马,风起云涌,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战争不仅有刀光剑影,亦不只是血肉搏杀。围绕着蜀汉新型弩机的诞生,一场无声的战争爆发于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开学第一天,宿舍建群互加微信,顾妄发现室友隋逸的头像用的是自己的背影照片,抬起头看着他轻笑:“隋逸,你真暗恋我?”隋逸和顾妄曾在同一所高中,三年未说过一句话,却在传闻中爱的难舍难分,就是不知道俩校草谁先动了心。没想到上大学后分到同一宿舍。高中论坛上到现在最热的投票活动还是:[顾妄和隋逸,到底谁先动了心?]众人:隋逸这么帅,明明可以用自拍,肯定他先啊。头像事件让隋逸以绝对优势碾压顾妄的票数。隋逸:淦

玩家

池袋最强
攻受皆浪,互相祸害 有反攻。宴禹发誓自己只是来上厕所,并不想听墙角。外头饥渴的一对简直毫无避讳,胡天乱地在厕所里就这么搞了起来。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最新小说: 穿成娶了反派的废物 冰山御姐是个软萌怪 成了财团大佬心尖宠 反派魔尊洗白手册[重生] 我真的是龙呀 无尽武装 反派混进神殿之后 黑心美食馆 我们扯证了gl[娱乐圈] 动物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