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沧元图小说 > 百妖谱 > 第66章 照海10

第66章 照海10(1 / 3)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她几乎要将这张纸看烂了,最后眼中只看得见“人妖殊途”四个字人妖殊途他离开的最终原因,竟然还是因为自己是一只妖怪。

她强撑着站起来,默默看着那座隔开了一切的云渡寺,怀里的婴儿哇哇大哭,她咬紧牙关,说“你的女儿,不会再是妖怪。”

说罢,她转身踉跄而去。

云渡寺的院墙上,飘着一道淡淡的黑影。

轻烟缭绕的僧舍内,他躺在床上,脸色青灰。

年迈的方丈坐在一旁,闭目捻着佛珠。

他缓缓开口“老和尚,我要是早些来你这里,我身边的人是否会过得好一些”

“命有定数,你来或不来,该走的总要走。勿再多想了。”方丈道,“只是你明知你只得三十年寿,又何苦与那女妖怪唉,孽缘。”

他虚弱地笑出来“我怎知你这老和尚说的是真是假。不过现在我知道你没撒谎。你以后,别老去看人家的命行不行,看了也别说出来啊。”

“当年你父母于我有赠饭之恩,我也是好心提醒。你命格有异,此生际遇坎坷,若能早入空门,起码能走得了无牵挂。”方丈叹气,“歇着吧。阿弥陀佛。”

方丈离开后,他望着天花板,眼前总晃着她们的影子。

墙缝里,忽然钻进一道黑影,在空中打了个旋儿,落进了他挂在心口上的护心镜里。

“她抱着孩子走了。”镜子里传出声音,“你一定要那样吗其实我可以”

“照海,你跟着我有二十年了吧”他打断对方。

“二十二年。”镜子说,“你八岁时从一只蚌精口中救了我。”

他深吸了口气,道“你说过,你可以给人一条生路。”

“一生一人一条路。”

“好,这样很好。”他吃力地坐起来,解下这块跟了他二十二年的镜子,捧在手里。

它只得两个鸡蛋大小,外圈被斑斓黑石所围,浑圆的镜面似玉似晶,光彩照目,说是镜子,镜中却照不出任何东西。

他突然咬破了手指,在镜面上画起了奇怪的符咒。

“你做什么”镜子大喊。

“以后,你替我照看她们。”

他的眼神突然凶狠起来,将手指狠狠压在镜面上,仿佛要将自己的灵魂都压进去一样。

一道白光闪过,镜子“当啷”落地,光芒散去,地上蜷缩了一个浑身漆黑,脸部没有五官,只得一片晶亮镜面的男人。

他吐出一口血来,脸已经白成了一张纸,看着地上的男人,他笑出来“若我再多些力气,你的人形或许会好看些。”

男人慢慢爬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一言不发。

“我的死讯,能瞒多久是多久。”他挪动身体,盘腿而坐。

“为何要这样”男人似乎还不习惯自己的身体,说话也很迟钝。

“她的软弱是致命的。”他看着窗外,“憎恨与想念能让她活下去。”

“她早晚会知道。”

“是的,但还有你在。”

“我”

“还有一件东西,你带给她们。”他让男人靠过来,对他附耳几句。

男人骤然后退,连声道“不行,这绝对不行”

“我还是会在她们身边的。”他笑了笑,闭上了眼睛,“刚刚我骗了老和尚,我不是不相信他的话,只是想在余下的生命里感受一下被温柔相待的滋味,她出现的正是时候罢了。我是个自私的人,所以别想念我。”

不等那男人再开口,一团火焰突然从他身上冒出,金红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房间,也吞噬了中间那面容安详的人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一切可以重来,他还是不想当和尚,他还是愿意跟一只妖怪在坟地里当邻居,跟她喝酒说话,替她教训恶人,然后娶她为妻,生儿育女

房间里的烛光跳动着,秦管家慢慢取下脸上的面具。

面具下不是人脸,而是一片闪亮的镜面,似玉似晶,光华潋滟。

虽然已经猜到了七八分,桃夭还是皱了皱眉头。

“围绕在温家的香气,你应该早就知道是什么。”秦管家看着桃夭。

“寄魂香。”桃夭道,“术法高深者,若起舍身为人之意,以火焚身,可得寄魂香,又称活香,状如木炭,燃之有异香,可驱妖魔,护家宅。”

“主人离开后,我带着寄魂香离开了云渡寺。”秦管家重新戴好面具,“等我回到小屋时,媪姬跟孩子已经不见了。我寻了她们半年,才在离襄阳几百里外的小城中找到她们。那时的她,已然是城中首富温老爷的夫人,模样虽无变化,可脾性已然与从前大不相同,进退得当、稳健沉着。可惜温老爷新婚不到一月就意外身故,只留下万贯家财以及她这个遗孀。我想,这也是她选中他做夫君的原因吧。”他苦笑一声,“之后我日夜潜伏在温府之中,却不敢轻易接近她与山海,她一介女流,坐拥大笔财产,心生邪念的人自不会少,一天她带山海外出,夜归之时遇歹人劫持,我出手相救,受到惊吓的她大为感激,说府中正缺一个细心忠直的管家,于是我终于得了去到她们母子身边的机会。次年,她说不愿再留在此地,想去离襄阳城近些的地方安家,于是她变卖家产,带着山海来到了天水镇。”他叹气,“我想,她是不愿回襄阳,却又想离云渡寺近些吧。”

“定居之后,你就用寄魂香把整个宅子都包裹起来,令到妖物不得接近她们母子。”桃夭看了柳公子一眼,“确实厉害,连我们柳公子都被熏到有气无力了。”

柳公子回瞪她,不屑道“该放倒的不放倒,那老货心肠歹毒,倒不见这破香有什么用处了”说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道,“那天我入府之前,在马车里见到了一个鬼玩意儿,双手合十,全身雪白地飘在半空,眨眼又不见了。”

“你被吓到了”桃夭一笑,“寄魂香只对妖物有用,那老货是人类,不会受影响。”她嗅了嗅鼻子,“活香价值连城,百年未必有一块。毕竟愿意为别人把自己放到火里的人太少了,修为再高的人也未必能舍身至此。”

秦管家沉默片刻,道“他大概还想着当年她被狐妖欺负的事吧。”

“但她永远不会知道她憎恨的那个人,其实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看着床上那一死一昏的母女,“你的主人也不会知道,最后的结果会变成这样。”

秦管家望着温夫人“虽然她的性子变了,但她从不是个怪物。”

“把病人当作货物买卖,还不算怪物”柳公子质问。

“她是媪姬,山海也是,哪怕只是一半。她们需要进食。”秦管家道,“收购病人,是因为他们的寿命往往最短。你们忘记她可以看到人的死期么。但凡寿命还长的,她不会伤害他们,无亲无故的,她会找人家收留,有家的,送回原处。至于命不久矣的,她才会取气为食。如果这也有错,那么最错的,是那些把亲人卖掉的家伙,因为病重,因为缺钱,仅仅这些理由就可以放弃家人,那还真不如一只妖怪。最起码,夫人一直在为山海努力。她不想山海再背负妖怪的命运。”

“可你家夫人从来没有问过山海自己的意愿。”磨牙有些生气,“所谓的自在,不就是哪怕当一只妖怪也很坦然吗为什么你们觉得一定要当人才能幸福能走自己想走的路,才能山水自在苦海有边不是吗山海的爹也不对就算生命要终结了又怎样,凭什么要用这么难受的法子去让别人强大,他就好好留在妻女身边走完最后一天不行吗他明明到死都爱着她们,为什么非要搞得自己看似很伟大实际上很混蛋呢”

连混蛋两个字都出来了,从没见磨牙为了谁这么激动过。

说着说着,他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呜呜”地哭出来“山海明明还有很多未来的,都被你们弄没了”

桃夭跟柳公子对视一眼,从没见过小和尚这么伤心过,真正的伤心。

秦管家走到桃夭面前,郑重地说“我是一只照海。”

排行阅读

风起陇西

马伯庸
三国时代的间谍战争,见证情报大师诸葛亮的暗面锋芒。一场不知敌人是谁,黑暗中的猎杀与反猎杀。三国最成功的间谍与反间豪杰们的惨烈传奇。从汉中到整个雍凉大地,魏蜀两国之间的灼热战火绵延于秦岭两侧。金戈铁马,风起云涌,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战争不仅有刀光剑影,亦不只是血肉搏杀。围绕着蜀汉新型弩机的诞生,一场无声的战争爆发于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开学第一天,宿舍建群互加微信,顾妄发现室友隋逸的头像用的是自己的背影照片,抬起头看着他轻笑:“隋逸,你真暗恋我?”隋逸和顾妄曾在同一所高中,三年未说过一句话,却在传闻中爱的难舍难分,就是不知道俩校草谁先动了心。没想到上大学后分到同一宿舍。高中论坛上到现在最热的投票活动还是:[顾妄和隋逸,到底谁先动了心?]众人:隋逸这么帅,明明可以用自拍,肯定他先啊。头像事件让隋逸以绝对优势碾压顾妄的票数。隋逸:淦

玩家

池袋最强
攻受皆浪,互相祸害 有反攻。宴禹发誓自己只是来上厕所,并不想听墙角。外头饥渴的一对简直毫无避讳,胡天乱地在厕所里就这么搞了起来。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最新小说: 穿成娶了反派的废物 冰山御姐是个软萌怪 成了财团大佬心尖宠 反派魔尊洗白手册[重生] 我真的是龙呀 无尽武装 反派混进神殿之后 黑心美食馆 我们扯证了gl[娱乐圈] 动物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