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沧元图小说 > 市井 > 第18章

第18章(1 / 3)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大姐姓齐,耐心十足,时不时还夸上秋秋一句,“对对对!是挺机灵的。”

虽说秋秋听不懂,但回头能看到齐大姐的笑容,他也跟着傻笑,齐大姐守在一旁道,“给你家男人送去的啊?”

问完才发觉秋秋不明白,齐大姐絮叨着,“你看这些男人急着打牌,都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将乳白的面条挑起放到碗里,齐大姐挥挥手,“去,叫你男人吃饭。”

秋秋很兴奋,很想让秦闯尝尝,捧着碗筷往前走了几步,不远处是司机们凑得牌桌,里三层外三层的堵得个严严实实,叫秋秋找不到秦闯的身影。

十多个司机打斗地主不太现实,大家围坐一团扎金花,秦闯刚挤进去,一个女人尖嚣的声音格外聒噪,“出车你都闲不住,待会喊开货箱谁去帮你开,手痒了是不是还打牌。”

被骂的男人叫李顺,听着像是个老实巴交的名字,实则是个无赖德行,见李顺女人在一旁骂得起劲,大家的兴致都被扰了一半。

有人打着圆场道,“算了顺子,跟你女人去看着车吧,这边还能凑齐人。”说话的人是秦闯的老乡,往周遭看了一圈,一眼就看到了高大的秦闯,喊道,“来来来,秦闯你来。”

李顺被迫下桌,被他女人骂了一路,大家看到他们远去的背影,时不时还能传来一两声女人尖酸刻薄的声音。

庄家洗好牌发牌,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李顺两口子刚走,就聊起了他家的事情。

“顺子之前不是一直都是一个人跑车吗?”

一个自称是李顺老乡的人开口道,“李顺跑车跑到别人床上去了,上次回家非要跟他女人离婚,他家不准,李顺女人也不肯,这不就守到车上来了嘛。”

每每听到这样的事情,总有些自诩清高的旁观者会评价两句,“李顺也不是东西,看着哪个漂亮女人都会去搭讪,每次去阿兰那儿修车,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他女人也泼得狠,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得出口,早晚得离婚。”

几个司机七嘴八舌的议论,秦闯默默听着不做声,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反正都是茶余饭后的笑谈。

热闹一阵后,司机们都醉心于打牌事业,不再去管李顺俩口子的事情。

秋秋看着黑压压的人群,不想靠近,只能站在原地小声喊道,“闯哥…”

那边牌局正打完一轮,庄家在洗牌,秦闯隐隐像是听到了秋秋的声音,连忙道,“等会儿啊。”

见秦闯没有回应他,秋秋有点着急,猛然想起先前在车里,秦闯让他叫的老公,他只能提高了声音又了一声,“老公…”

秦闯一愣,连忙拨开身后的人群,这群司机也跟着张望,打趣道,“谁家的媳妇啊,叫的这么腻歪。”

不远处秋秋捧着碗看着他,秦闯心里乐颠了,洋洋得意,不要脸道,“我家

排行阅读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11处特工皇妃》(楚乔传小说)是一部特工穿越、架空小说。讲述了一个关于爱情与信念的故事,现代高端特种女兵携手身负血仇燕北世子,对决智谋齐天的冷面公子,在历史的飓风下,一起掀开了西蒙大陆这部染血的古卷——百折不挠的秀丽将军,薄凉腹黑的青海之王,血凝如铁的燕北王者,隐忍决绝的怀宋公主,玩世不恭的卞唐太子……当道义遭遇爱情,仇恨与苍生怎样取舍?在弥天灾难忽然降临的那一刻,是该低头认命还是奋起反抗?!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秋以为期

桃千岁
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强强,肯定有反攻。《无地自容》系列文。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主角:柯明轩,边以秋。是否互攻,看我心情,反攻是一定有的。

风起陇西

马伯庸
三国时代的间谍战争,见证情报大师诸葛亮的暗面锋芒。一场不知敌人是谁,黑暗中的猎杀与反猎杀。三国最成功的间谍与反间豪杰们的惨烈传奇。从汉中到整个雍凉大地,魏蜀两国之间的灼热战火绵延于秦岭两侧。金戈铁马,风起云涌,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战争不仅有刀光剑影,亦不只是血肉搏杀。围绕着蜀汉新型弩机的诞生,一场无声的战争爆发于不为人知的角落。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最新小说: 豪门老攻总在我醋我自己[穿书] 你再标记试试 最强辅助[全息] 和前任一起修仙了 小哭包进入噩梦循环以后 栀子花的移栽方式 万千非人类排队表白我 宿主 我成了二周目BOSS 丁香花的越冬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