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沧元图小说 > 市井 > 第47章

第47章(1 / 1)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书末页

这还是秦丽接受秋秋后,两人第一次去秦丽家里,在路上时,秋秋还比较忐忑,揪着安全带恍惚的看着窗外。

秦闯时不时朝他看一眼,等红绿灯的时候,抽空揪了揪秋秋的鼻子,“还怕啊?吃个饭而已,又不会吃了你。”

不管秋秋听懂与否,秦闯随意的语气,总归是让他安心不少。

秦丽跟她哥一样大大咧咧,别扭劲儿也过了,不**阳怪气的跟秋秋说话,为人豪爽的她,一见秦闯带着秋秋进屋,正巧她还在烧菜,赶紧叫秋秋进来学着。

宴扬好些天没见到秋秋,格外的惦记,跟前跟后的喊他,“舅妈,舅妈…”

厨房对于小孩子来说就是危险场所,秦丽鬼火冒的赶他出去,“别在这儿挡事,给我出去!”

“舅妈…”宴扬抱住秋秋的腿肚子,跟树袋熊一样往上爬。

秋秋蹲下将他抱起,菜也想学,孩子也得哄,为难的看着秦丽,秦丽真想揍宴扬,小孩子就是这样,没人的时候知道听话,家里一来人就犯浑,仗着自己不会打他。

“别惯着他了,多大了还要人抱。”知道秋秋听不懂,转头又训宴扬,“你不累,别人不累,别烦人啊!”

抱着宴扬往后退了一点,秋秋示意秦丽继续,川菜味重的厉害,开着抽油烟机,满厨房都是呛鼻的辛辣味。

宴扬打开秋秋的手机,伏在他耳边问道,“舅妈,我妈说你在学写字啊,你学多少了。”求胜心切的宴扬,非得跟舅妈比一比。

跟宴扬说了说最近学的汉字,宴扬扳着手指数来数去,那舅妈还是比他差一点,自豪感油然而生。

两人在背后嘀嘀咕咕好一阵,秦丽知道秋秋没那个精力一心二用,将两个人都哄了出去。

都说七八岁的孩子讨人嫌,宴扬也快到了那个年纪,比他躺在婴儿床上的妹妹还烦人,也就秋秋耐心好,任凭他随便摆弄。

热衷于“当老师”游戏的宴扬,把秋秋安置在沙发上,不管他爸爸跟舅舅在谈什么,又跟自己房间拿出识字的小卡片。

“舅妈…”宴扬扭着屁股往秋秋腿上坐,指着卡片上的图案念道,“西瓜。”

秋秋眨了眨眼睛,怕打扰到秦闯跟妹夫说话,没听到学生跟着念的小老师急了,他回过头,催促道,“西瓜!”扯了扯秋秋胸口的手机,“舅妈,你怎么不跟我念。”

“西瓜…”秋秋小声重复道。

小朋友就是一分钟一个想法,宴扬突然从秋秋腿上跳下来,“舅妈我家里有西瓜,我去给你拿。”

“嘿!”秦闯叫住他,“马上吃饭了,吃什么西瓜,别说风就是雨的啊。”

宴扬耸耸肩讪讪的坐回来,跟秋秋耳语道,“舅妈,我们待会吃。”

正巧秦丽喊了声吃饭,布好菜后,几个人才落座,可惜今天秦闯开车来的,不能喝酒,只能谈正事。

“这个工地现在是我负责。”妹夫顿了顿,“姐夫,你手头有多少钱,工地现在入股不现实了,买个挖掘机放到工地上实在的多,跟你当时跑长途差不多,人还没那么累。”

秦闯也不是很懂,原打算跟秋秋开个小店在小区门口的,但想想门口什么店都有了,开了也不见得有生意。

一听妹夫说是九十万全款就能买一台挖掘机,秦闯说道,“凑一凑手上还是有九十万。”拆迁补贴,加上这些年挣的,还有挂车卖掉后的钱,里外里一算还不止九十万。

“那就两台,不要全款买,分期吧,没必要全款买。”妹夫提议道。

一来二去合计清楚,钱是凑上了,但秦闯好像不太满意,妹夫问道,“姐夫,你是不是不放心挖掘机的事,哪怕这家工地竣工,挖掘机还能租给其他的工地,左右是亏不了的。”

秦闯老脸一红,憨笑道,“那倒不是,就是吧我现在…”越说他越不好意思,“想换个房子。”

秦丽还是懂他老哥的意思,想换了当新房,这倒是应该的,俩人办不了婚礼,婚房好歹得换个新的。

几位大人说的热火朝天的,秋秋没开手机,专心吃他的饭,像是跟秦闯过日子的不是他一样。

“最好离你们近点,方便。”这倒是顺了秦丽的心意,秦闯的那老房子,跟她家里一来一回要两个多小时,每次去一趟麻烦死了。

房子肯定是要换的,可秦丽还是觉得不好,大张旗鼓的操办不好,遮遮掩掩的过日子也不好,委屈秋秋,也委屈她大哥。

秦闯又道,“到时候就咱们两家人一起吃个饭吧,其他的亲戚就算了。”

挖掘机贷款买一台,先把新房的事情安顿好,秦闯还有点小心思,等秋秋学一段时间后,两人把蜜月补上,去哪里渡蜜月比较好,秦闯还得好好斟酌斟酌,这事儿暂时保密。

房子这块秦闯不会吃亏,妹夫做房地产开发的,妹妹做房产销售的,刚就拿了几套房的样图给秦闯看过。

回去的路上,换房子的事情,还是得跟秋秋先通个气,秦闯说道,“乖乖,我们换个房子好不好?”

秋秋眉头紧蹙,这种事情他当然做不了主啊,只是心疼秦闯的钱,秦闯连货车都卖了,平时又没别的工作收入,在他眼里就是断了经济来源,又提换房子,这也太突然了。

“咋了?怎么这幅表情啊?”秦闯瞥了他一眼,“不喜欢啊?你都没看了!”

秋秋委婉的告诉了秦闯,他们现在没钱的事情,秦闯听得一愣一愣,听完才明白秋秋的意思,原来秋秋苦大仇深的,是担心他们没钱。

车缓缓驶入停车场,稳稳当当停在车位上,秦闯玩心大起,朝秋秋勾手,对着翻译软件道,“我们结婚总得换房子啊,没有钱就没钱,但是房子的换啊,乖乖,大不了咱们以后再挣。”

秋秋感动的差点泪流满面,秦闯又道,“我就只会开大车啊,以后得靠你养我了。”

白吃白喝秦闯的这么久,秋秋总算是找到回报秦闯的机会,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得,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绝对不会辜负他。

秋秋赤裸裸的真心摊在眼前,秦闯一点都不内疚,反而愈发过分,下车后悄然秋秋的肩头,“到时候我就在家吃软饭了。”

不懂“吃软饭”是什么意思的秋秋,还是悉数答应下来。

这是他带秋秋回重庆的第一个年头,仅仅是新生活的开端而已,将来的每一天,都会有秋秋的陪伴,秦闯突然间不知道孤独感觉,俨然已经忘却了独自跑长途的寂寞。

捡到秋秋仿佛就在昨天,秋秋的到来,帮他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夏天。

作话里面写不下,只能发到这里,正文完结,接下来可能还有个两三个番外

你们之前的问题我来一一解答

1、秋秋到现在都还不会好好中文的问题

你们扪心自问一下,学了十几年英语的你们,能不能好好跟外国人交流,秋秋学习的是最难的语言,我差点就信了你们的邪,幸好我这次够清醒,学习语言是件细水长流的事情

2、秦闯长相及学问问题

秦闯读书那会就是你们班上最野的那类学生,坐在最后一排,英语跟拼音混用很正常,他就是非常普通的一个帅气小伙,毕竟是三十岁的左右的“中年男人”,没有小年轻的臭美了,特别是经过几年长途货车的洗礼,这个行业累的程度,远远不是我文里这点,所以帅是帅,是那种铁汉子的帅,太硬朗了。

谢谢大家追文,我的文笔一如既往的烂,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我有趣的灵魂,跟我迷人的五官

最后最近特别喜欢这种过日子的文,下一个坑也是这类型的,依旧是无聊的日常,跟家长里短的絮叨,有兴趣的可以蹲蹲看

恭喜自己喜提十万字大长篇,我不管,十万字就是大长篇。

排行阅读

风起陇西

马伯庸
三国时代的间谍战争,见证情报大师诸葛亮的暗面锋芒。一场不知敌人是谁,黑暗中的猎杀与反猎杀。三国最成功的间谍与反间豪杰们的惨烈传奇。从汉中到整个雍凉大地,魏蜀两国之间的灼热战火绵延于秦岭两侧。金戈铁马,风起云涌,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战争不仅有刀光剑影,亦不只是血肉搏杀。围绕着蜀汉新型弩机的诞生,一场无声的战争爆发于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开学第一天,宿舍建群互加微信,顾妄发现室友隋逸的头像用的是自己的背影照片,抬起头看着他轻笑:“隋逸,你真暗恋我?”隋逸和顾妄曾在同一所高中,三年未说过一句话,却在传闻中爱的难舍难分,就是不知道俩校草谁先动了心。没想到上大学后分到同一宿舍。高中论坛上到现在最热的投票活动还是:[顾妄和隋逸,到底谁先动了心?]众人:隋逸这么帅,明明可以用自拍,肯定他先啊。头像事件让隋逸以绝对优势碾压顾妄的票数。隋逸:淦

玩家

池袋最强
攻受皆浪,互相祸害 有反攻。宴禹发誓自己只是来上厕所,并不想听墙角。外头饥渴的一对简直毫无避讳,胡天乱地在厕所里就这么搞了起来。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最新小说: 穿成娶了反派的废物 冰山御姐是个软萌怪 成了财团大佬心尖宠 反派魔尊洗白手册[重生] 我真的是龙呀 无尽武装 反派混进神殿之后 黑心美食馆 我们扯证了gl[娱乐圈] 动物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