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沧元图小说 > 一念不善[重生] > 第60章 全文完

第60章 全文完(1 / 4)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熟悉的气息包裹在殷九霄周身,心底不断叫嚣的无尽仇怨慢慢地安静下来。

耳边是阮冥痛苦的呜咽,连惨叫都叫不出来。

殷九霄靠在嵇远寒肩头,侧了头,看到阮冥在如临地狱般的痛苦中,浑身宛如被火烧般成了一块人形焦土,最后当素冰清颤颤巍巍地将其抱入怀里,瞬间化为粉末,飘散在天地间,只留下衣服和玉冠。

阮冥藏在袖口中的断簪掉在雪中,犹如一朵凋零的芙蓉花。

素冰清神情空洞地将断簪拿在手里,这是武林大会前,阮冥离开生死狱时她亲手送给对方的。

原来断了啊。

她比阮冥年长六岁,看过阮冥咿呀学语的儿时,是那般可爱;见过阮冥剑法大成时,是那般让人心动;瞧着阮冥坐上谷主之位的意气风发,因喜欢而任其使唤。

如今,她才知原来阮冥练了灵枢剑法,所以连她的一丝心意都不愿接受,这人机关算尽,最后却落得这般下场……

奇就奇在自己仿佛被阮冥下了蛊,竟然至今仍然爱他胜过自己。

这人走了,自己也不必活着了。

阮冥的剑就在素冰清的身边,她将之拿起来,用上仅剩的所有力气,往脖子一抹。

晨玉振站在不远处,看在眼里,并没有阻止。

素冰清至死都拿着一只断簪。

而他弯腰捡起地上的芙蓉步摇,走到素冰清身旁,素冰清还未来得及闭上的眼与他对上,他轻轻笑了一声,聚音成线,道:“冰清师姐,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和阮冥在一起,我很快就来陪你。”

素冰清眼眸已然变得空洞,大概是没听到的。

不过不要紧,他马上就会实现这个承诺。

殷九霄紧紧回抱了一下嵇远寒。

见到素冰清自刎之后,心情乍然的轻松仿佛是迟来已久的一口空气,他深深吸一口气,感受到嵇远寒颈边肌肤升起的热度,冷静下来的心好似也被熨帖了一般。

虽然很想就这样一直抱着嵇远寒,但不是这个时候。

殷九霄放开嵇远寒,对眼里盛满担忧的嵇远寒笑了笑,轻声道:“我无事。”随后他放开声音,催动真气,转身,没有去看氛围极其压抑的生死狱那边,而是面对悬崖上的武林群雄。

一身白衣的青年身上绽开朵朵血色红花,气势沉稳,声音有力:“我殷九霄今日站在这里,为的就是一洗这三年来的冤屈,如今真相大白、仇人已逝,我——“

殷九霄话还没说完,一长得正气凛然的男人拿着斧头从人群里站出来,打断道:“见到殷九霄殷公子这般的强者,在下实在手痒,想要与你比斗一番,不知是否还有机会请殷公子赐教?”

“殷贤弟,武林大会并非儿戏,这位兄台找你比斗,你还要拒绝不成?”岑河的语气是严肃的,眼里却是柔和的。

“没错,殷小侄,我冒着这么大风雪来此,定要看看殷小侄你坐上武林盟主之位。”扶成济说话一点都不客气,直接明说。

其实他本就不打算马上下来,岑河和扶成济的话,倒是给了他一个更好的台阶。再加上部分武林人士脸上对殷九霄明显的鄙夷和嗤笑消失不再,还一一应和。

“殷公子,先前是我们误会了你,”又一人出声,人高马大,容貌粗犷,扬声问道:“你既已手刃仇人,想必之后再与别人一战,应该是点到即止吧?”

“若非仇敌,我何必杀之。”殷九霄眉眼弯弯,“再说,诸位怎知一定会是我赢?”

“那之后算我一个。”

“再加我,我也想一会殷公子的剑法。”

还没开始比斗,这些人如同已预料到殷九霄绝对会赢一样,而这一届的比武大会似乎即将成为请教殷九霄剑法大会。

殷九霄都没有拒绝,一派漫不经心。

等到拿着斧头的男人来到山巅,晨玉振抱着素冰清的尸首和嵇远寒下了山巅。

当晨玉振抱起素冰清,断簪掉落在雪地时,他没有去管,看了殷九霄一眼,两相对视,晨玉振眼中无悲无喜。

接下来还真就一个轮着一个,殷九霄都是点到即止,到后来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几乎十八般兵器都来了一遍,后来殷九霄打得实在是无聊,又击败了一个对手,等来等去也不见熟悉的身影,恰好又一个剑客想要会会他的剑法。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剑客落败。

殷九霄望着安静下来,再没有动静的人群,忽然高喊:“还有人一战否?”

无人应答。

“还有人一战否?”

青年的声音悦耳动听,被朔风带到每个人耳边,明明战胜了所有人即将成为武林盟主,但殷九霄的脸上没有丝毫快意,他似乎再等一个人,先前完成那么多的应战,亦似乎是为了等那么一个人出现。

当武林女侠客兴奋地大喊:“殷公子,无人应战你就是武林盟主啦!”

话音落下,殷九霄仍不罢休,第三次问在场的所有人。这下子,一些人更确定殷九霄就是在等人,恰逢这一次,一阵曼妙的笛声自人群里响起,似乎是对他的回应。

一道披着白裘,头戴幂蓠的倩影吹奏着宛转悠扬的笛声往前走了几步,在众人讶异的视线中脚尖点地,运起踏雪无痕的轻功,犹如仙子升入仙界,前去山巅之上。

无需露出真容,光是看到手上的迷魂玉笛,便知这是谁。

武林四杰中的最后一人,也是在殷九霄提起的往事中唯一没有做出歹事的人,被称为“玉笛仙子”的武林第一美人花念真。

不,现在该称她为上官念真了。

早就有一些人下注上官念真会出现在武林大会,可这进行了有个把时辰的武林大会,谁都没见到她,还以为上官念真是因其父与殷九霄交恶连武林大会都不准备参加了。

结果到所有事情落幕,上官念真出场了。

女子站在冰天雪地里,摘下幂蓠,露出一双美眸,脸上覆着轻纱,半掩娇容,却还是无法遮掩面纱下清丽脱俗的容貌。

殷九霄虽然现在衣衫带血,有些狼狈,但与上官念真面对面站着的景象,真是一幅才子佳人的画卷。

“好久不见。”殷九霄持剑拱手。

上官念真微微颔首,美眸里带着点笑意:“许久不见。”

两个月前,殷九霄往月窥阁经营的当铺里寄了一封信,信上标明是寄给上官念真的。

殷九霄在信中表示他会在栖仙山还自己一个清白,另外未曾与上官念真真正比试过一回,不知是否还记得当年他说过的戏言。

若他这次有幸能活下来,希望能和上官念真在武林大会上切磋一下,来实现当年戏言。

上官念真记得曾经与殷九霄相知相交的一切,其中一次,五人谈及身手,因为殷九霄身手不好,上官念真四人分别与他切磋时还指点了他一番。

但有些人生来就是练武的,自然就有人生来不适合练武,殷九霄便是完全不适合练武的人。

排行阅读

风起陇西

马伯庸
三国时代的间谍战争,见证情报大师诸葛亮的暗面锋芒。一场不知敌人是谁,黑暗中的猎杀与反猎杀。三国最成功的间谍与反间豪杰们的惨烈传奇。从汉中到整个雍凉大地,魏蜀两国之间的灼热战火绵延于秦岭两侧。金戈铁马,风起云涌,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战争不仅有刀光剑影,亦不只是血肉搏杀。围绕着蜀汉新型弩机的诞生,一场无声的战争爆发于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开学第一天,宿舍建群互加微信,顾妄发现室友隋逸的头像用的是自己的背影照片,抬起头看着他轻笑:“隋逸,你真暗恋我?”隋逸和顾妄曾在同一所高中,三年未说过一句话,却在传闻中爱的难舍难分,就是不知道俩校草谁先动了心。没想到上大学后分到同一宿舍。高中论坛上到现在最热的投票活动还是:[顾妄和隋逸,到底谁先动了心?]众人:隋逸这么帅,明明可以用自拍,肯定他先啊。头像事件让隋逸以绝对优势碾压顾妄的票数。隋逸:淦

玩家

池袋最强
攻受皆浪,互相祸害 有反攻。宴禹发誓自己只是来上厕所,并不想听墙角。外头饥渴的一对简直毫无避讳,胡天乱地在厕所里就这么搞了起来。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最新小说: 穿成娶了反派的废物 冰山御姐是个软萌怪 成了财团大佬心尖宠 反派魔尊洗白手册[重生] 我真的是龙呀 无尽武装 反派混进神殿之后 黑心美食馆 我们扯证了gl[娱乐圈] 动物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