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第3章(1 / 4)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穆莎第一次走进她的教室。

一切都尽显奢华。

侧面带着华而不实的典雅花纹的桌椅,金闪闪的镂空墙体,头顶镶嵌着红宝石的水晶吊灯……

最要命的,还是眼前那块银白的,漂浮着奇异纹路的石板。

看起来是当【黑板】用的。

这样的环境里上课,眼睛都要闪瞎了。

“嘿,黑发,是你啊。”

身姿窈窕的金发少女挑起眉毛,眼神不善。

是昨天在圣城门口为难穆莎的那位小姐。

但还没等穆莎说话。

离金发少女有一段距离的另一人,便故作惊讶的开口了。

“呀,怀特小姐,你和这位黑发的小姐是朋友?”

那话语里浓浓的嘲讽意味,谁都听的出来。

长成了钉子,尖酸刻薄的人,认识的人也都是钉子。

看起来,贵族和贵族之间也不是多么友好,连塑料姐妹花都称不上。

“别胡说。”怀特小姐说:“我身为怀特家的一员,生来便被光明神庇佑,怎么会去沾染黑色?”

穆莎:光明神怎么庇佑你的,说出来我瞧瞧?

穆莎找到自己的座位。

拉开了椅子。

同桌是个看起来漂亮又温顺的女孩。

她就像一只小绵羊,说话的声音都软绵绵的:

“她们这么说你,你都不生气吗?”

穆莎从桌洞里拎出课本。

“我怎么会生气?”

“瞧那笑容多么美好。”

穆莎掐着声音,宽容又温和的说:“我一定没法像她们那样笑,毕竟,很容易脸抽筋。”

同桌被她逗笑了。

她笑起来时也温温软软的。

“温蒂·布莱曼。”女孩从书中抽出一片淡粉色的叶子。“送给你。”

脉络分明,叶片纤薄,如同透明的轻盈蝉翼。

是很精致的小礼物。

“很高兴认识你,布莱曼小姐。”

穆莎掀开课本,用羽毛笔蘸着桌上的金粉墨水,写下自己的名字。

“您直接叫我穆莎就好。”

温蒂确实是个温柔的女孩。

她收起了眼中一闪而逝的惊讶,绽开一个温和的笑容。

“好的,穆莎小姐。”

但接下来,温蒂没再与她说过一句话。

穆莎暗自叹气。

在这个世界,没有姓氏,意味着身世的不幸。

神术师是被世界眷顾之人,大多出身于繁荣又尊贵的家族。

在圣城维哥的这些神术师的出身,一个比一个高贵。

没有姓氏的孤儿,在东部和南部的贫困之地,一抓一大把。

但在圣城维哥,却因为普遍的繁华富贵,变成了数一数二的稀少。

不,在圣城,她这样的存在是异端。

黑发,出身不明,贫穷……

这些要素在圣城维哥的人际交往中,每一条都很要命。

现在三项还加在了一起,她简直该被放到火刑架上。

怀特小姐那边的吵架还在继续。

“神庇佑的孩子

排行阅读

职业替身

水千丞
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究竟是额外照顾他,还是没玩儿够他,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前世今生,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一个只能当替身,一个只能找替身。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秋以为期

桃千岁
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强强,肯定有反攻。《无地自容》系列文。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主角:柯明轩,边以秋。是否互攻,看我心情,反攻是一定有的。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风起陇西

马伯庸
三国时代的间谍战争,见证情报大师诸葛亮的暗面锋芒。一场不知敌人是谁,黑暗中的猎杀与反猎杀。三国最成功的间谍与反间豪杰们的惨烈传奇。从汉中到整个雍凉大地,魏蜀两国之间的灼热战火绵延于秦岭两侧。金戈铁马,风起云涌,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战争不仅有刀光剑影,亦不只是血肉搏杀。围绕着蜀汉新型弩机的诞生,一场无声的战争爆发于不为人知的角落。
最新小说: 再撩一下试试 再生气我就要演你了! 弦风在耳 醉意难掩 如何构建和谐家庭 我不可能喜欢他 社恐替嫁豪门后[穿书] 下不为例 婚前同居 当病弱竹马分化成最强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