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第79章(1 / 10)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玻璃花房之内,花草蹿长,已然成了一副张狂姿态。

瑟斯顿看着这样的花房,不禁感到了苦恼。

他养花,追求的是优雅,是别致。

而与金叶之树共生的树精灵,认为花草茁壮成长时的姿态才是最美的。

他不舍得给花草剪枝条,而是追肥追土,让这些小家伙们疯狂生长。

好在莱伊还有良心,给他把花房里的路留出来了。

瑟斯顿引着穆莎在月季花庭中坐下,他拿出水壶,要煮一壶露水用来泡茶。

在等待水开的时候,他已经在穆莎对面坐了下来。

穆莎看着悬浮在桌子中央的银白色结晶体。

她问道:“您打算怎么处置塞西尔先生。”

瑟斯顿淡淡地说道:“他是我的学生,我很难对他下手。”

“但是……不处置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我决定自私一些,把他交给下一任圣子来处置。”

穆莎意外道:“下一任?”

瑟斯顿轻轻点头,说:“对,我要卸任了。”

“父神已经重新变回了创世神,可以创造新的圣子了。”

他捏起自己的头发,说道:“我作为圣子,在被黑暗侵染的时候,就已经失格了。”

穆莎站起身,说道:“不,等等——”

“您不是说,这对您没有任何的影响?”

瑟斯顿说:“对,的确没有影响,我的精神,我的神力,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受到影响。”

“但是,穆莎小姐,我是光明之子,我的身体之内只有纯粹的光元素。黑暗侵染我的灵魂,并且无法驱除,这样,就足够让我失格了。”

穆莎摇了摇头,她说:“瑟斯顿先生,别给自己加戏。”

“您的父神不会在意您究竟是光明,还是黑暗,他不会因此而判定您失格。”

瑟斯顿轻轻地眨了下眼睛,他说:“他在不在意,很重要吗?”

穆莎沉默了,说道:“抱歉。”

瑟斯顿露出一个笑容。

那笑容非常浅淡,就和他这个颜色浅淡的圣子一样,缥缈又淡薄。

他说:“不必感到抱歉。毕竟,我的确很看重他的在意。”

“我过去曾经黏着父神,将他视为一切,这种习惯,直到今天也很难改变。”

瑟斯顿说:“但是,穆莎小姐,人是会醒的。”

“我再也不可能因为他在意与否,而做出任何决定了——当然,他也不可能在意。”

对于圣子与他的父神之间的事情,穆莎无法发表任何言论。

她感慨于圣子曾经的执着,就像是感慨于那每个痴迷于光明神的信徒一样。

而如今,她也感慨于梦境破碎后,圣子的清醒。

只能说,世事变化莫测。

但无论怎么变,这都是别人的事情。

“是我自己,判断了自己的失格。”

“在意被黑暗侵染这件事的人,是我。”

穆莎轻轻地点了点头,问道:“您的

排行阅读

职业替身

水千丞
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究竟是额外照顾他,还是没玩儿够他,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前世今生,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一个只能当替身,一个只能找替身。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秋以为期

桃千岁
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强强,肯定有反攻。《无地自容》系列文。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主角:柯明轩,边以秋。是否互攻,看我心情,反攻是一定有的。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风起陇西

马伯庸
三国时代的间谍战争,见证情报大师诸葛亮的暗面锋芒。一场不知敌人是谁,黑暗中的猎杀与反猎杀。三国最成功的间谍与反间豪杰们的惨烈传奇。从汉中到整个雍凉大地,魏蜀两国之间的灼热战火绵延于秦岭两侧。金戈铁马,风起云涌,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战争不仅有刀光剑影,亦不只是血肉搏杀。围绕着蜀汉新型弩机的诞生,一场无声的战争爆发于不为人知的角落。
最新小说: 再撩一下试试 再生气我就要演你了! 弦风在耳 醉意难掩 如何构建和谐家庭 我不可能喜欢他 社恐替嫁豪门后[穿书] 下不为例 婚前同居 当病弱竹马分化成最强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