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第34章(1 / 2)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老富很快急匆匆地赶了回来。先是把张宝强狗血淋头地骂了一通,然后又小心翼翼地宽慰甜姐。

甜姐也没说什么,哭了一会儿说累了,想歇着了。老富摸摸光溜溜的脑袋,说那我给你做点儿好吃的去。

末了他和岳方祇在火锅店后厨商量事儿。岳方祇说你说那个人会不会再来?退一万步,不再来了,但还是免不了要打照面的——得把婚离了啊。

老富很生气,说什么狗东西,人家都不跟他过了,他还上门来打人。

岳方祇倒是冷静一点,说没法子,人家有证,是合法夫妻。真上了法庭,这就是理。算下来还是甜姐出轨,属于过错方。

老富说过错方个毛,我看他就是欠揍。两口子好好在一起过日子,那叫两口子;他把媳妇儿打跑了,媳妇儿不跟他过了,那就叫散伙。证?证有个屁用。

岳方祇无奈道:你别冲我来啊,我就是提醒你。

老富说我知道,我这不是来气么。

岳方祇想了想,你知道那个男的什么背景么?

老富想了想:听甜儿说以前是跟着一个大老板在关里家做酒水生意的。当初看着挺仗义的一个人,就跟他结婚了。结了婚之后发现他不干正事,成天在外头乱晃,说是跑长途,也没见着拿钱回来。那是挺多年前的事儿了,现在不知道他在干嘛。

岳方祇想了想那个人的穿着打扮,普普通通,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倒是他边上跟着的那个男的有点奇怪。不像是亲戚,也不像是朋友。岳方祇回忆了一会儿,确信自己没见过那个人,所以那奇怪的一眼大概就是偶然而已。

他叮嘱老富有事打电话,一个人离开了。没直接回店里,而是去了超市,打算买点儿东西带回去,也给白墨做些好吃的。

那天的事儿把白墨给吓着了。好几天了,白墨老是呆呆的,干活儿也慢吞吞的。头天晚上岳方祇关了店门上来,发现白墨缩在屋角,一直抱着膝盖。这很像他刚来时那会儿,岳方祇觉得担心,一直把人搂在怀里安慰。

这两天才稍微缓过来一点儿。岳方祇有心想问问他以前是不是遇上过什么类似的事儿,后来又想还是算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能忘了最好,提它做什么呢。

他拎着一大堆菜回来,店里也快关门了。最近一直很冷,街上连行人都少了。小慧他们收拾得差不多就回去了,剩下岳方祇一个人把门口的桌子往回推。

就在这时候,一辆黑车在店门口停了下来。

岳方祇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愣住了。

车上下来了一个男人,正是前些天陪在张宝强身边那个。他恭恭敬敬把后座的车门拉开了,一个头发花白的年长男人出现在了岳方祇眼前。

看见岳方祇,那个男人用非常和蔼和亲切的语气道:出来了怎么也不和我打个招呼?

岳方祇

排行阅读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职业替身

水千丞
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究竟是额外照顾他,还是没玩儿够他,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前世今生,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一个只能当替身,一个只能找替身。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相爱未遂

金陵十四钗
满城衣冠副CP,律师X检察官,破镜重圆本文第一人称,互攻。

秋以为期

桃千岁
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强强,肯定有反攻。《无地自容》系列文。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主角:柯明轩,边以秋。是否互攻,看我心情,反攻是一定有的。
最新小说: 当软萌受嫁给暴躁总裁[重生] 惹你生气,有点开心 妒烈成性[重生] 死在婚礼之前 人间无魂(无限) 北鸟南寄 杀戮秀 总裁每天都在病危 你是不是输不起 帮主角受逃离疯子后我被盯上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