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018(1 / 4)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当晚,林辞卿以玉水泉三千兵力反扑胡人四万大营。

两日后,塞外平定,百年内天褚再无匈奴之患。

林辞卿少年成名,在世人眼中总是那个惊才绝艳,一袭白衣,容色无双的江州探花郎。

唯独这一次,他却显出了令人胆寒的手腕与绝望。

他不眠不休亲自审问了每一个被俘的胡人,问秦寄在哪里,无论生死,要他们将秦寄交出来。

可没有一个胡人知道。

所有人都说那天派出去的追兵无一生还,没有人知道秦寄的下落。

林辞卿面无表情听完,将令牌扔到了地上——

所有胡人,一律坑杀。

那是他第一次坑杀战俘,也是林辞卿此生唯一一次。

军帐的火烛下,林辞卿怔怔看着昏迷不醒的李承,摇曳闪动的光影越发映得他脸颊苍白如玉瓷。

“……我是希望离开他的,只是没有想到的,会是以这种方式。”

林辞卿微微合着眼,极其压抑地轻声道。

怔愣的恍惚中,他想起五六年前,秦寄站在江州的春夜里。火红的凤凰花簌簌落下来,停在他玄色的衣襟上。

他在林辞卿身后欲言又止,终究压抑而低卑地开口叫他:

“阿卿,我对你好了十年,从来别无他求……”

他明明也是银鞍白马,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在江州,拉着林辞卿从闹市走过时,也有茶楼上的姑娘掩着脸给他扔香帕。

但秦寄总以为她们看上的是林辞卿,便还会又醋又怒地拉住林辞卿的手,一边快步走过,一边告诫他:

“阿卿,你年纪还小,要以修身读书为重,不可想这些儿女情长……”

殊不知他将军府独子,英气不羁的少将军,也曾是多少大家女儿的深闺梦里人。

情爱有如蛊毒,一旦沾染,不变得面目全非,人非人鬼非鬼,是绝对无法轻易脱身的。

秦寄亲手毁了林辞卿,毁了他们之间的所有,又最终以生命为挽回,刻下叫林辞卿这辈子也忘不了的句读。

地毯式搜寻半月后,毫无所得。

秦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林辞卿孤身一人返回王城。

这曾经是他最希望的结局,把本该属于李承的江山还给他,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秦寄会因此丧命。

而任何事情一旦成为回忆,便自动拥有了美化的功能。

活在当下的时候,秦寄曾施加在他身上那些的逼迫折辱,注定他们此生再无可能;

可当有朝一日天人永隔,跨越了生死再去回看,回想起来的,又都是那些从前不曾注意过的柔软片段。

白墙黛瓦后冒出的脑袋,捂在怀里的叫烧鸡冒着丝丝的香气,小心翼翼撕碎了垫在他靴底的里衣……

那些无法释怀的屈辱痛恨,全在无数零落的回忆中化作了袅袅的青烟,再无痕迹可寻。

天启七年,太子李承回归王城,伤重昏迷,三月后方

排行阅读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相爱未遂

金陵十四钗
满城衣冠副CP,律师X检察官,破镜重圆本文第一人称,互攻。

职业替身

水千丞
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究竟是额外照顾他,还是没玩儿够他,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前世今生,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一个只能当替身,一个只能找替身。

秋以为期

桃千岁
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强强,肯定有反攻。《无地自容》系列文。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主角:柯明轩,边以秋。是否互攻,看我心情,反攻是一定有的。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最新小说: 东海扬尘 假释官的爱情追缉令 私人岛屿 道是无情 枕边恶语 信息素偷盗指南 重生之真不挖煤 伺机而动 玫瑰疯长 春事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