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019(1 / 2)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他们在黑暗中对视,林辞卿呼吸滚烫,咽喉喘息都会疼,但他仍然静静地盯着秦寄,又叫了一声:

“……是你么,秦寄。”

秦寄的身形隐在黑暗里,手指发抖。他喉咙滚动一下,想把手抽回来,但林辞卿抓的意外的紧。

他不回答,林辞卿忍不住又咳嗽起来,撕心裂肺,却始终用那双漆黑清亮的眸子看着他。

秦寄长长吐出口气,伸出另一只手,搭上林辞卿后颈,轻轻摁了一下。

林辞卿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睛竭力眨了眨,睡了过去。

两日后。

秋雨寒凉,贴在皮肤上渗出丝丝缕缕的冷意,林辞卿撑着水墨纸伞,一袭白衣,绕过数个胡同,停在一座宅邸前。

“在下林辞卿,多谢宅邸主人数日前赠药,特来拜会。”林辞卿在门前敲了敲,温声道。

然而僻静的宅邸安安静静,没有丝毫人声,就像一口投子无声的深潭。

林辞卿并不着急,仍平平静静地站在那里,只听得见淅淅沥沥的雨丝噼啪打在伞面上的声音。

他既不再说话,也不回去,就一昧地等。

一刻钟过去,半个时辰过去,一个时辰过去……

期间夹杂着林辞卿时不时压抑的低声咳嗽,雨又下大了一些。

秦寄怔怔站在门后,像全然变成了块石头,眼眶通红,一动不动看着面前不足半米的门栓。

他曾经做梦都想再见林辞卿一面,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在朝堂上有没有人欺负他。

可有时候听到街巷间说起名动天下的林大人,说起李承,他又恨不得自己聋了。

甚至想再造一次反。

可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以命相搏,倾覆天下,是为了站到林辞卿身旁。可倘若林辞卿不愿意,那又能怎么样。

算了吧。

他终于能够说出这三个字,却仿佛把灵魂都劈成了两分,自此,活着也如死去。

天色愈晚,秦寄腿站得发麻。

不知不觉间,月亮已升了起来,天空变成了深沉的孔雀蓝。

外面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林辞卿的咳嗽声了,从他来,至此已经快要五六个时辰,人应当早走了。

雨下了又停,秦寄淋湿的衣服也已经自己慢慢干了。他蜷了蜷僵硬的手指,踉踉跄跄地走到门前,极其缓慢地取下了门栓。

然而木板刚一推开,看见的便是仍然静静站在外头的林辞卿。

他怕秦寄听到雨水打在伞面上的声音,便把伞收了起来,兀自淋着雨等。

连咳嗽,都是一忍再忍,捂着嘴压抑地低低地嗑。

六个时辰,终于等到了秦寄开门的时候。

秦寄静静地看着他,初霁的月色下,林辞卿一身雪衣,犹如皓月清晖裁就,乌黑的发髻乌黑的眼,纵使说是谪仙也不为过。

秦寄不是没有想过会再见,可在他设想过的每一次重逢里,他都没有料到当这一切真实发生

排行阅读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相爱未遂

金陵十四钗
满城衣冠副CP,律师X检察官,破镜重圆本文第一人称,互攻。

职业替身

水千丞
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究竟是额外照顾他,还是没玩儿够他,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前世今生,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一个只能当替身,一个只能找替身。

秋以为期

桃千岁
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强强,肯定有反攻。《无地自容》系列文。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主角:柯明轩,边以秋。是否互攻,看我心情,反攻是一定有的。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最新小说: 东海扬尘 假释官的爱情追缉令 私人岛屿 道是无情 枕边恶语 信息素偷盗指南 重生之真不挖煤 伺机而动 玫瑰疯长 春事晚